今天是:
您的位置:清涧县人民政府网>>网上信访 >>内容页
编号:202003290353426706您的来信:
来信内容:

清涧县人民政府网站的各位领导:  

你们好,我叫惠清安,今年85岁,家住清涧县下二十里铺镇梁家岔村,是一名普通的农民,今天想借助这个平台反映我们村村干部惠东阳以权压人,欺上瞒下,损害群众利益的真实情况,还请各位领导予以调查核实,给村民一个交代。  

第一件事:修双庙至韩家硷的公路以来,我村书记惠东阳以权压人,损害他人利益。我村对面坪河湾有一块枣林地,下面原来是菜园子地,菜园子地上有三棵树,修公路时工队在菜园子地上垒了个又高有长的石塄畔,把菜园子埋在了里面,现已无法种菜,按照政府规定,修路毁坏农民土地要给予赔偿,一直到现在,我们家被毁坏的土地也没给予赔偿,我多次去找书记惠东阳理论,他刚开始给我说让我不要闹,也不要说这块地的长长短短,他从我们家其他损毁的土地上给我补偿3000-4000元钱,我虽然年龄大了,但不糊涂,土地损坏哪块就是哪块,该赔偿多少就是所少,没有同意,后来他丈着自己手中的权利编造各种理由,推三阻四,动不动就拍桌子大发雷霆,和我大吵一架,我年龄大了,没有办法,他让我去县上、省上去告,我无奈之下找到了乡上负责的干部任延江,任延江到我村调查情况,我把实际情况跟他说了,又叫来了我村的其他村名当证人,任延江质问惠东阳说“这件事你们怎么没和我说,现在路都修好了,我现在也处理不了”,他让我去乡上找乡长、书记处理, 我去找乡长处理,乡长说让我回去,等调查后再处理,又过了几天,我去找乡长,看这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乡长给任延江打电话问了情况之后,就说他忙,顾不上处理,我在乡上等了整整一天,乡长对我们爱答不理的,我想现在是法治社会,难道就没有讲理的地方么,试想如果这里边没有猫腻,惠东阳从哪里来的权利私自多给我3000-4000元钱让我不要提这件事情,他这不是以权谋私是什么。  

第二件事,就是在我们家的这个枣树坪上之前以我村村民惠国军为首的几个村民借我家的地在地上打了一口水井,后来县上水保局批款,给全村弄了饮水工程项目,打算从这口井里引水,让全村吃上自来水,工程启动了,把水塔修好,全村村民自己把水管子都接好,下水做好等的吃自来水,可是过去了多少年了,政府该花的钱也花了,村民到现在还没吃上水,这都是我村前任书记惠保平、委员惠东阳等人和工头勾结干的好事,村民到底什么时候能吃上自来水,还请政府相关部门查一查吃不上水的缘由给村民一个交代。  

第三件事,是关于森林生态的事,那是惠爱忠当书记时,惠东阳和惠爱忠关系密切,惠东阳把我村谷地沟半沟的森林洋槐树有上百亩,听说花了50元钱承包了50年,合同写了,谁也看不上,森林生态的补偿款到底领不领、领多少,谁也不知道,这样全村苦心载上树林的血汗钱不等于白白送给惠东阳书记一人了么,这不是中饱私囊是什么?  

第四件事,我村驴要沟沟口有两亩多的坝地,归村集体所有,惠东阳书记白做,不给队里交一分钱,其他社员种的坝地每亩都要给队里交40元钱,队里年年的余钱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做了什么,现在都在倡导政务公开,村里的账为什么就不能给村民公开呢?  

第五件事,惠东阳书记前几年在自家窑洞左侧修路,推到了大队载的多年的大白杨树,将集体的树木卖给他人,把钱自己花了,怕人知道把即几颗树偷的埋到了土里,去年修路给推出来了,现在都在路上放着,无人敢问,试问这样的村官还称职么?  

第六件事,惠东阳在去年双十路改修时,弄虚作假,不让社员知道,坏了村里哪个地方的地是多少亩,给赔偿了多少钱,要给群众一个明确的交代,几个村对干没有一个说实话的,几个村对干也说法不一。,事实是怎样就是怎样,为何要瞒哄群众。  

以上情况,望相关部门能够尽快查明落实,给群众一个交代。  

来 信 人:惠清安
来信日期:2020-03-29
处理情况:

尊敬的网友,您好!感谢您对县长信箱的支持与关注。您的来信已收悉。现回复如下: 由于时间关系,我镇接此转办单后,找到相关当事人证人了解情况后做出以下说明:事实一:“双十公路”加上2019年这次已经三次修建,材料所说菜园地在第一次修建时就已被占用,当时修建“双十公路”政府没有任何补偿费(包括拆迁的窑洞都不给补偿),在2019年修建中,“双十公路”路基基本就按照原来路面设计的。经对村里相关负责人了解,就在材料所说“菜园地”原占用的部分边缘修了畔,并已是河边坡洼,多年不再耕种,不在红线赔偿范围内,没有被划线征用,所以不存在赔偿的理由。 事实二:梁家岔村民现在基本都是自家打井吃水,能正常饮用,吃水有保障。虽然在2012年左右修建过饮水工程,但由于水塔水位不够,不能供应全村的饮水需求,在少部分村民饮用一段时间,转用了自家水井,后来不再使用。 事实三:惠东阳在2014年承包了梁家岔村谷地沟半沟的洋槐树,根据对当事人的了解,这块地并不享受森林生态补偿。 事实四:梁家岔村驴要沟沟口的坝地在几十年前集体分给个人了,但个人需要向集体每年交五元坝地费用。惠东阳借其他三名村民的地一起耕种,费用也是由惠东阳一人向村集体交付。从2020年起,村集体已经不再向村民收取坝地费用。 事实五:惠东阳在自家窑洞左侧修路时,推倒了集体栽种的两颗白杨树。事后惠东阳向时任村干部惠保平交了一百元赔偿款。 事实六:镇政府将梁家岔村“双十公路”修建相关补偿款都已及时转入村级账户,于2019年11月13日通过村级账户把涉及赔偿的47户补偿款(除惠清安一户因不愿提供账户)已全部打入个人账户。镇政府与村里签订征地协议时,村级三委班子成员都在参加。 如您对咨询的问题仍有疑问,请拨打电话:0912-5494003。 清涧县下廿里铺镇人民政府 2020年4月3日

处理单位:信访局
处理时间:2020-04-03
处理状态: 处理完
我要评论: 更多评论
  • 用户:
  • 评论: *
  •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