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北过大年
发布时间:2017年02月20日 点击数: 作者:田荣军 来源:文化艺术报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丁酉新春,陕西省国画院花鸟画院与《文化艺术报》携手到陕北清涧县参加“陕北榆林过大年”活动。参加这样的集体活动对我来说,一向是非常激动和兴奋的。因为这是一个艺术工作者汲取生活源泉,并向老前辈、师友们学习的绝好机缘,也是对长安画派“一手伸向生活”艺术理念的一次践行。 
  虽然早已熟悉与仰慕路遥的文学成就,但仍然震惊于他对文学艺术的虔诚、执着与勤奋。他离开这个平凡的世界的时候正是我这个年纪,和他相比,我对自己的懈怠深感自责。在清涧县城,我们参加了“千人唱道情”和秧歌比赛等活动。广场上人山人海,算是真正体会了“万头攒动”的感觉。晚上,大家入乡随俗,跟着老乡们一起转九曲、转火塔、赏花灯,这种浓浓的年节气氛在如今的西安城里是无论如何也见不到的。 
  在体验着喜庆、欢乐的陕北大年气氛的同时,陕北高原苍茫、悲壮、雄浑的美也无时无刻不深深撞击着我、震撼着我。在毛主席创作出千古名篇《沁园春·雪》的高家洼村,面对如虬曲苍龙的山塬,体味着“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意境,一种豪迈之情油然而生。在鱼儿峁,如山一般的“巨鱼”蜿蜒“游动”,令人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太极湾,黄河用它神奇的曲流分割出了“太极”之状,人文思想与地理自然竟然达到了完美的结合与统一。人如果有前世的话,那我的前世一定是陕北人,一定是手拿着拦羊铲、大声唱着酸曲的陕北汉子。陕北高原的雄、悲已经深深沁入我的灵魂。康德说,这是“客体力量战胜主体力量后产生的美”。我想,我愿意让自己拜倒在陕北高原面前,我愿意在作品中展现这种美。陕西省国画院花鸟画院陕北之行,让我又一次坚定了这个信心。 ■田荣军

作者:田荣军 来源:文化艺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