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的足迹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05日 点击数: 作者: 来源:北京晚报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原标题:路遥的足迹)
在陕西,有一座山比珠穆朗玛峰还高,20多年来引得千千万万个虔诚的善男信女顶礼膜拜。其实,这不是一座山,他是一个人,他的名字叫路遥。
打开这本《路遥传》,如同观看一部感人至深的纸上纪录片。逐字逐句仔细阅读,追寻路遥平凡而伟大的一生,令人感动落泪,感慨万千。
《路遥传》的作者厚夫,本名梁向阳,比路遥小16岁,和路遥是忘年交,与路遥生前的许多朋友有过交集。厚夫工作后任教的延安大学,还恰恰是路遥的母校。长期以来,厚夫致力于路遥研究资料的搜集与整理工作,他曾主持的文学研究所与路遥研究会合作,先后推出《路遥研究资料汇编》、《路遥纪念集》、《路遥再解读》等,并于2007年参与筹建路遥文学馆。多年来,撰写《路遥传》一直是厚夫的心愿,也是他心里装着的沉甸甸的责任。经过长期的资料准备,厚夫于2010年寒假正式开始撰写。为了真实体验与感受路遥当年艰辛的创作过程,他毅然决然地抛开更便捷的电脑,基本采用了手写的方式,历时5年,完成了26万字的传记。
要写出一本有学术价值、能经得起推敲的传记,资料的收集与甄别至关重要。厚夫在《路遥传》的前言《我与路遥》一文中说,路遥病逝后,社会上出现大量回忆文章,这虽有助于传记资料的收集,但许多撰写者按照自身立场叙述事件,既存在为尊者讳,为亡者讳的情况,也存在记忆不准与夸大事实等问题,这就需要对相关材料进行去伪存真式的辨析,而不是盲目引用。为了弄清楚某些细小问题,厚夫先生查阅各种资料、多次走访回忆者了解情况……能将海量的史料熟稔于心、信手拈来、合理取舍、有机组合,他无疑下了多年常人难以体味的苦功夫。
我常常扪心自问,路遥的作品,无论是中篇小说《人生》,还是长达百万字的《平凡的世界》,书写的地理位置都锁定在城乡交叉地带,带有鲜明的地域局限性,现实主义的写作手法在一些人看来简直是老掉牙的平铺直叙,语言风格也不乏浓重的乡土气息,在北方地区广为流传不足为奇,可是20多年来,为何这些作品能畅销大江南北,成为一代代年轻人的励志书?岁月的流逝并没有让这些作品褪去光泽,反而历久弥新,这的确是引人深思的问题。
这本传记,为我们揭开了关于作家路遥的许多谜团,也为今天,我们为什么还会阅读路遥,引出了答案。
像牛一样劳动,向土地一样奉献”——这是路遥对自己的要求,也是路遥留给我们的一份精神遗产。生活中,路遥也是这样做的,他在明知余生不多的情况下,仍然义无反顾地选择拼命工作,编辑《路遥文集》,创作随笔《早晨从中午开始》……病入膏肓之际,给北京的王蒙、阎纲等几位朋友连写五封信,请求他们为陕西政协《各界》杂志筹办者马治权提供帮助;去世前夕,数次昏迷、身体已虚脱到极点的路遥,还颤巍巍地为同事邢小利的中级编辑申请表签名,并写下同意,把公务和好事做到了人生的最后一刻。
当然,路遥留给我们的精神遗产,远不止这些……
33岁发表中篇小说《人生》轰动全国,39岁完成百万字的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此后问鼎茅盾文学奖……路遥是读书人绕不过去的一座大山。尽管他的人生只有短短的42年,但是这42级台阶足以让人攀登年年月月。
作者: 来源:北京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