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的路遥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05日 点击数: 作者:钟丰富 来源:《延安文学》2017年03期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不知不觉,路遥已经离世二十多个年头了。在这二十多年里,中国文学事业发生了和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文学创作中的各路写法技巧日新月异,一拨拨文学新秀异军突起,一部部文学作品在不断刷新着文学史的纪录,令多少中国文人可望而不可及的诺贝尔文学奖,也再不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心理障碍……是的,文学在变,文学人在变。但是,无论怎样变,那些写出经典作品的作家及其作品还是让人久久不能忘怀!路遥就是其中的一个。
  这个写过《在困难的日子里》《惊心动魄的一幕》《黄叶在秋风中飘落》《人生》《平凡的世界》的路遥,曾经引领了一个时代。特别是由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人生》,更是家喻户晓,引起了巨大轰动,成了那个时代的文化符号。
  我是90年代中期才知道路遥的名字,才知道他还是我引以为豪的老乡(路遥是陕西延川人)。可惜那时我初中还没有毕业,还没有播下过文学的种子。那是在我寄宿的一個朋友家里,第一次听到路遥这个名字。更令我惊讶的是,给我讲述路遥的那个人,后来竟成了一个抽大烟、在黑道横行的人。
  初读《人生》90年代后期,我正上高中。这是一部充满诗意的小说,这种诗意在作品里随处可见。比如高加林初见刘巧珍。他刚刚在一个碧绿的水潭中游泳上岸,他舒展着身子躺着,这时候他听见:在他右侧的玉米地里,突然传来一阵女孩子悠扬的信天游歌声:上河里(哪个)鸭子下河里鹅,一对对(哪个)毛眼眼望哥哥……’”。这是刘巧珍对他爱情的抒发,一个农村女子,没有像今天的少男少女那样简单的赤裸裸的我爱你!而是借用陕北民歌来表达她的一片爱心。这种表达是多么朴素,又是这么浪漫,多么富有诗意啊!同样在小说里,黄亚萍向高加林表达爱意时也充满了诗意与浪漫,那是黄亚萍写给高加林的一首诗:赠加林:我愿你是生着翅膀的大雁/自由地去爱每一片蓝天//哪一块土地更适合你生存/你就应该把那里当作你的家园……”同样是表达爱情,刘巧珍用的是诗意的陕北民歌,而黄亚萍用的则是一首爱情诗。两个人身份不同,但都是用诗意的方式来表达爱情,即切合人物形象塑造,又进行了诗化的处理。
  在路遥的作品里,到处都显现着这种诗意。《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安的突然结婚,让田润叶感到胸膛里象装着一块冻冰。”“景似去年景,心如冰火再不同!此刻,她耳边依稀又听见了那缠绵的信天游从远山飘来——‘正月里冻冰呀立春消,二月里鱼儿水上飘,水呀上飘来想起我的哥!想起我的哥哥,想起我的哥哥,想起我的哥哥呀你等一等我’……两行泪水再一次从她的眼睛里涌出来了。此时没有人唱这歌,但是她听见了。哥哥,亲爱的少安哥!你为什么不等一等我……”。在孙少平和田晓霞之间更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她(田晓霞)经常在学校图书馆为他借书:《艰难时世》《简爱》《苦难的历程》《复活》《欧也尼·葛朗台》,包括《参考消息》《天安门诗抄》,甚至在她父亲的书架上把书来借给孙少平。她让他谈他们都非常喜欢的《白轮船》的读后感受时,他嘴里竟然喃喃地念起了《白轮船》中吉尔吉斯人的那首古歌:有没有比你更宽阔的河流,爱耐塞!有没有比你更亲切的土地,爱耐塞!有没有比你更深重的苦难,爱耐塞!有没有比你更自由的意志,爱耐塞!”……他们是这样的方式来传达他们的爱情。在路遥的作品中,这种诗意的、浪漫的爱情表现形式还有很多很多。
  这种诗意的描写不仅仅局限于爱情方面,同样也体现在人物的生活中。高加林、孙少平……这一代人都生活在物质极其匮乏的年代,但是,他们的生活仍然不乏诗意。他们一边可以睡地铺,一边看文学名著。无论物质生活多么艰难,他们过的都可以是同时代人中最时尚的生活。
  小说的诗意正是路遥的诗意。没有见过路遥,但从照片上看,他的生活应该是浪漫的、诗意的。他虽然是陕北农民的儿子,爱的却是北京的知识分子。他喜欢穿风衣,喜欢戴墨镜,喜欢大沙漠,喜欢一个人独自踯躅寻求诗意……他是一个时尚的人,是一个有追求的人。在他的身上,无不显示着浓浓的诗意。也难怪他能给世人留下史诗般的巨著,让我们可以随时徜徉在他所构建的文学大厦里,尽情地领略和享受他的诗意才情。
  自古红颜多薄命,不留壮士到白头。他去了,永远定格在42岁的人生坐标上。在人生的旅途上,42岁应该是一个人正当壮年的时候,他却撒手而去。他说:劳动,这是作家无义反顾的唯一选择。”“是的,我刚跨过四十岁,从人生的历程来看,生命还可以说处在正午时光,完全应该重新唤起青春的激情,再一次投入到这庄严的劳动之中。(《早晨从中午开始》)。每每读到这里,我的眼泪就会扑簌簌地掉下来。这是一个多么渴望劳动,渴望生命,渴望活着的人啊!他如果活着,可以让我们拥有多少期待,会给我们带来多少惊喜!像牛一样劳动,像土地一样奉献,的确是一个劳动者高尚的精神境界。然而天不假年,他去了……他离开了深深眷恋的故乡,丢下他深深爱着文学的缪斯,去了。
  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是路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