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平凡的世界
发布时间:2015年04月14日 点击数: 作者:赵青摄影报道 来源:《 中国青年报 》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在少安和秀莲婚礼当天,润叶突然到访。她说:“少安哥,你刚才说一直把我当妹妹,那今天咱就在毛主席像前行个礼,就当是认下个兄妹了。你看行不,行不?” 于是,在少安婚礼这天,这对彼此深爱却不能走到一起的恋人也一起拜了天地,只是这一拜其实是与他们过去的青春告别。截自电视剧《平凡的世界》
4月4日,延安大学校园,两位利用清明假期外出旅游的湖北大学生特意来到“像孙少安一般去奋斗,像田润叶一样去爱”的横幅前留影。随着电视剧《平凡的世界》热播,延安大学的师生在新年开学季就拉起了这条励志横幅,不少同学认为这样的标语很潮很暖心。
1973年,路遥曾在延安大学中文系学习;1995年,路遥的骨灰被迁至延安大学文汇山安葬。
行驶在陕北黄土高原上的长途客。截自电视剧《平凡的世界》
陕北榆林市清涧县的公路上,如今拉煤车已经随处可见。
当时各地搞农业集体化,农民们没积极性,大家一起饿肚子。双水村大队第一生产队队长孙少安带领本队农民集体抓阄分地,他私自扩大了猪饲料地,想让大家多种些庄稼吃饱肚子。后来,此事被告发,孙少安被归为“走资本主义道路”,被公社批斗。截自电视剧《平凡的世界》
陕西省延安市延川县,是作家路遥的故乡,也是《平凡的世界》的发生地。4月3日,参观者在习近平总书记当年插队落户的延川县梁家河村合影留念。1974年,时任大队党支书的习近平带领梁家河村民建成了陕西省的第一口沼气池。如今,来自各地的参观者和游客都会到沼气池旁当年手绘的宣传画前留影。
田晓霞来到大牙湾煤矿看望少平。坚决要求下井的她看到井下的情景后,泪流满面,她切实明白了少平承受的是一种怎样的苦难和沉重。当她和少平告别的时候,她体会到了一种生死离别的滋味。截自电视剧《平凡的世界》
4月3日,陕西省延川县210国道边,一位从建筑工地脚手架上摔下的农民工已经不省人事,工友们七手八脚地把他送上从县城赶来的救护车。
村民在少安新建的砖窑工地热火朝天地忙活着。后来,经过一番坎坷,少安终于通过兴办砖窑带领乡亲们共同致富。截自电视剧《平凡的世界》
4月3日,陕西省延川县文安驿镇,人们正在古驿站内修葺施工。当地正在打造一个复合型旅游项目,力图呈现一个集驿站、窑居、知青记忆、路遥人生为一体的文化旅游名镇。
高中毕业了,剧中勇敢、大方、开放的知识女性田晓霞透过学校传达室的窗户,看到自己喜欢的孙少平和女同学侯玉英在一起。截自电视剧《平凡的世界》
4月1日,陕西省榆林市绥德县满堂川镇郭家沟村,电视剧《平凡的世界》中双水村的拍摄地,两名年轻的女游客正在剧中王彩娥旧家的炕上向窗外张望。剧中“二爸”孙玉亭与俊斌遗孀王彩娥偷情的一段戏,正是在这里拍摄。
孙少安新建的砖窑举行点火仪式,少平(右)和田二的傻儿子田牛在窑口点燃了鞭炮。截自电视剧《平凡的世界》
4月1日,双水村的拍摄地,绥德县满堂川镇郭家沟村,正迎来一场婚礼。两位正用手机拍照的姑娘被身后突然响起的鞭炮声吓了一跳。
1980年,黄原(原型延安)东关大桥上,到处都是举着牌子等待揽工的农民。希望闯荡世界的孙少平离开家乡,独自来到这座城市。截自电视剧《平凡的世界》
4月4日,延安市延河大桥广场上,两位女孩儿手举房产广告牌。
双水村打枣节上,全村人好奇地关注少安带回的新媳妇。打枣节是双水村最盛大的节日,全村人都可以放开肚皮吃枣。截自电视剧《平凡的世界》
4月1日,绥德县郭家沟村的一场婚礼上,村民们依照陕北的风俗闹婚,全村老少都来看热闹。村里不少人都外出打工,留下来的多是女人和孩子。
一心想烧砖的少安在地上思量箍砖窑的场地,可是父亲坚决不同意他占用祖祖辈辈留下来的耕地。截自电视剧《平凡的世界》
4月2日,在作家路遥的出生地——陕西省榆林市清涧县石嘴驿镇王家堡村,一位老人正在村头的小河旁俯身采摘地衣,回去煮熟食用。
今年春天,根据已故作家路遥的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改编成的56集同名电视剧在屏幕热播,这也让平实、磨难、奋斗、美好这样久违的字眼儿又重新出现在人们面前。
这部百万字的小说以上世纪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中期的陕北为背景,全景式地表现了中国当代城乡社会生活。其中,劳动与爱情、挫折与追求、磨难与欢乐、日常生活与巨大社会冲突纷繁地交织在一起,深刻地展示了人们在大时代历史进程中所走过的艰难曲折的道路。这部小说被称作是几代国人的集体记忆,也被称为是几代中国青年的励志书和心灵史。据说,《平凡的世界》多年来在不少高校图书馆都是借阅最多的书籍之一。
“1975年二三月间,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细蒙蒙的雨丝夹着一星半点的雪花,正纷纷淋淋地向大地飘洒着。时令已快到惊蛰,雪当然再不会存留,往往还没等落地,就已经消失得无踪无影了。黄土高原严寒而漫长的冬天看来就要过去,但那真正温暖的春天还远远地没有到来。”
小说《平凡的世界》正是以这样一段平实的文字开始的。整整40年后春天已经到来的时候,本报记者走入陕北这片黄土高原,寻找平凡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