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平凡的世界》创作完成27周年暨路遥精神研讨会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28日 点击数: 作者: 来源:西部新闻网网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平凡的世界》是茅盾文学奖皇冠上的明珠,激励千万青年的不朽经典,最受老师和学生喜爱的新课标必读书。路遥获得了这个世界里数以亿计的普通人的尊敬和崇拜,他沟通了这个世界的人们和地球人类的情感。

——陈忠实

(记者 张龙 摄影 刘国盛)近日,路遥作品《平凡的世界》电视剧的播出,在亿万观众的内心产生了强烈的共鸣;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两会上提及电视剧《平凡的世界》时说:他跟路遥很熟,当年住过一个窑洞,曾深入交流过;省委赵正永书记在陕西省作协第六次代表会上说:路遥深处劣境却自强奋斗,他把握时代又立于高端,这样的人生轨迹和精神特质彰显着引领社会思想的责任。

纪念路遥《平凡的世界》创作完成27周年活动现场

中共榆林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陈宁讲话

清涧县委书记杨怀智

清涧县长高明伟讲话并主持研讨会

清涧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刘斌讲话

清涧县副县长米劲讲话

为了追忆路遥、缅怀路遥,展示路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文学追求,发扬路遥“像牛一样劳动、像土地一样奉献”的人生精神,推动清涧文化事业大繁荣、大发展,2015年5 月25日,由中共清涧县委、清涧县人民政府举办的纪念路遥《平凡的世界》创作完成27周年暨‘路遥’精神研讨会在西安荞麦园美术馆盛大召开,由清涧县路遥纪念馆主办的《路遥》杂志在当日创刊发行。西部新闻网全程报道本次盛会。

平凡的世界 不凡的人生

当代著名作家路遥1949年12月3日生于清涧县石咀驿镇王家堡村。路遥在短暂的写作生涯里,创造出了一部部史诗般的文学巨著,给中国文坛留下了一道难以磨灭的辉煌。1980年发表了《惊心动魄的一幕》,获第一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1982年发表中篇小说《人生》获第二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改编成同名电影后,获第八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1988年发表了长篇巨著《平凡的世界》,获第三届茅盾文学奖。

2011年12月3日,在路遥诞辰62周年之际,历时两年,投资上千万元建成的清涧县路遥纪念馆正式开馆。路遥纪念馆建在路遥故里王家堡村,紧邻路遥旧居。纪念场馆占地面积5332平方米,建筑面积1006平方米。馆内共展出和收藏路遥生前生活用品、手稿、信函、照片、音频、视频等珍贵实物及资料600余件(张),真实诠释了路遥的创作历程。路遥各个时期不同版本和各类文字作品荟萃这里,让人领略到路遥一生的创作成就,集中展现了作家“像牛一样劳动,像土地一样奉献”的创作精神及其作品史诗般品格的独特魅力。

清涧县路遥纪念馆馆长刘艳介绍说“自《平凡的世界》电视剧热播后,全国又掀起一波路遥热,来我们路遥纪念馆参观的人比以往更多,作为全国唯一的一个路遥纪念馆,我们更要积极的宣传和弘扬路遥精神,所以举办这次活动很有意义,我们纪念馆的人员努力搞好服务,让更多的人走进路遥纪念馆,让更多的人学习路遥精神。”

文艺之盛事清涧之荣耀

要做好路遥的纪念活动,更要去研究路遥精神,这是举办本次《平凡的世界》发表27周年暨路遥精神研讨会的重要意义。为此,榆林市市委、市人民政府、清涧县县委、县人民政府都做了大量工作,以多种形式弘扬路遥精神,先后举办了多次纪念活动,召开了多次座谈会和研讨会;去年路遥纪念馆还编辑出版了《路遥纪事》;今年又在抓紧修建路遥书苑。拍摄完成的电视连续剧《平凡的世界》,引起了强烈反响,掀起了一股路遥热、《平凡的世界》热和陕北文化热,也推动了当地旅游产业的快速发展。

本次研讨会由清涧县人民政府县长高明伟主持,中国作协副主席陈忠实、清涧县委书记杨怀智、路遥女儿路茗茗纷纷发来贺信,原陕西省政法委书记霍世仁,原陕西省政协秘书长惠世武,陕西省农业厅厅长白宜勤,西安市委常委、副市长、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吴义勤,陕西省政协常委、陕西文学基金会理事长雷涛,陕西省文联副主席、评论家肖云儒,陕西省文联副主席、歌唱家冯健雪,诗人、《延安文学》原主编曹谷溪,西安荞麦园美术馆馆长薛莹巧,独立文化学者张培合,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易俗社社长惠敏莉,王天笑(路遥胞弟)等来自全省多地的30 多位专家、路遥生前好友、路遥亲人、学者就《平凡的世界》及“路遥精神”进行了发言。他们从多个维度对路遥的创作道路和文学精神进行了探讨,对如何更好地学习和发扬路遥精神,要像路遥一样遵时代之命、为人民写作,进行了深入研讨。

会上,榆林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陈宁代表市委市政府作了重要讲话。她说:“我们在这里纪念《平凡的世界》发表27周年,就是为了缅怀路遥、纪念路遥、弘扬路遥精神,就是要让路遥的人格和作品影响更多热爱文学和从事文学创作的人,弘扬他永不服输的坚毅品质和顽强的拼搏精神,让他这座永不熄灭的灯塔,永远在茫茫夜色中闪耀!”接着清涧县长高明伟、清涧副县长米劲、清涧县委宣传部部长刘斌也在会上一一致辞。

揭牌

荞麦园美术馆馆长薛莹巧为路遥纪念馆捐赠著名画家刘文西亲笔签名《100元人民币毛主席画像》清涧县长高明伟接受捐赠

工会主席惠生礼宣读表彰

全国中华总工会授路遥纪念馆“全国五一巾帼标兵岗”的授牌仪式清涧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张文忠授牌给路遥纪念馆馆长刘艳

颁奖

会议期间,还举行了全国中华总工会授路遥纪念馆“全国五一巾帼标兵岗”的授牌仪式,清涧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张文忠同志为路遥纪念馆授牌。西安荞麦园美术馆馆长薛莹巧同志为路遥纪念馆捐赠著名画家刘文西亲笔签名《100元人民币毛主席画像》,同时,会上还向路遥纪念馆捐赠物资的嘉宾代表颁发了荣誉证书。

汇聚各界力量弘扬“路遥精神”

路遥已经离开我们整整二十三个年头了。今天社会各界相聚在一起共同纪念《平凡的世界》发表27周年,深切缅怀这位深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的作家,更加深入地研究路遥的文学世界,弘扬路遥的文学创作精神,激励广大文艺工作者创造出更多讴歌人民的优秀作品,进一步丰富广大人民群众的精神世界。

活动现场与会领导

活动现场与会嘉宾精彩演讲

会场中醒目的《路遥家园》报纸

大合影

座谈会结束后,由众多优秀表演艺术家们精心呈现的一场文艺演出随即拉开序幕,冯健雪、惠敏莉、海茵、包志坚等通过独具特色的艺术演出形式纪念路遥,弘扬‘路遥精神’。

路遥是陕西乃至全国杰出的作家。他的一生是短暂的,但其生命的意义是非凡的;他出身贫寒,命运坎坷,但艰难困苦的境遇没有压垮他,相反,却磨砺出他坚忍不拔的毅力,造就他无私无畏的性格;他不断地挑战苦难、挑战自我,把普通人的生活、普通人的世界,当作自己创作的一个神奇的上帝,创造出了一部部史诗般的文学巨著。这些辉煌作品展现出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昂扬斗志,感染了无数读者的心灵,激励着一代又一代青年走向自己的人生征程。他更为我们留下了一种精神,“像牛一样劳动、像土地一样奉献”,志存高远,坚忍不拔,闷头奋进,奉献一切。路遥精神在过去、在当下、在将来都需要我们一代代人继承和弘扬下去。

附:领导和嘉宾观点分享(排名不分先后):

陈 宁(中共榆林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榆林市义不容辞地承担着弘扬路遥精神的重任

路遥是陕西乃至全国杰出的作家。他的一生是短暂的,但其生命的意义是非凡的;他出身贫寒,命运坎坷,但艰难困苦的境遇没有压垮他,相反,却磨砺出他坚忍不拔的毅力,造就他无私无畏的性格;他不断地挑战苦难、挑战自我,把普通人的生活、普通人的世界,当作自己创作的一个神奇的上帝,创造出了一部部史诗般的文学巨著,从《惊心动魄的一幕》到《人生》,再到《平凡的世界》,终结于《早晨从中午开始》。他的这些辉煌作品,展现出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昂扬斗志,感染了无数读者的心灵,激励着一代又一代青年走向自己的人生征程。他更为我们留下了一种精神,“像牛一样劳动、像土地一样奉献”,志存高远,坚忍不拔,闷头奋进,奉献一切。

路遥精神在过去、在当下、在将来都需要我们一代代人继承和弘扬下去。作为路遥的家乡地,我市义不容辞地承担着弘扬路遥精神的重任。2012年,我市清涧县筹资1000多万元修建了路遥纪念馆并正式向社会开放。如今,承载着路遥精神的路遥纪念馆已经成为我市对外宣传的一张重要名片,开馆以来,累计接待游客20多万人次,仅今年“五一”接待游客就达近万人次。2013年4月和10月,省委书记赵正永同志和省长娄勤俭同志分别视察了路遥纪念馆,都给予了充分肯定。省委书记赵正永在省作协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上说,他原本不准备参加省作协会议,但在参观了路遥纪念馆后,使他决定参加省作协第六次会议,并就“路遥的意义”谈了三点感受:一是身处劣境、挑战苦难、自强奋斗;二是把握时代、立于高端、感悟人生;三是英年早逝、人才难得、关心关爱。这三点感受可谓由衷之言,情真意切,也是对路遥意义最真实、最贴切的诠释。

近年来,我市还以多种形式弘扬路遥精神,先后举办了多次纪念活动,召开了多次座谈会和研讨会;去年,我们编辑出版了纪念路遥逝世22周年纪念文集——《壮丽的凋谢》;今年又在抓紧修建路遥书苑。特别是在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下,历时数月拍摄完成的电视连续剧《平凡的世界》,在北京卫视、东方卫视等电视台热播后,引起了强烈反响,掀起了一股路遥热、《平凡的世界》热和陕北文化热,拍摄取景地神木县高家堡镇、绥德县郭家沟村也成为了旅游热地,推动了我市旅游产业的快速发展。足以见得,路遥精神以及他的作品具有多么巨大的现实意义。

今天,我们在这里纪念《平凡的世界》发表27周年,就是为了缅怀路遥、纪念路遥、弘扬路遥精神,就是要让路遥的人格和作品影响更多热爱文学和从事文学创作的人,弘扬他永不服输的坚毅品质和顽强的拼搏精神,让他这座永不熄灭的灯塔,永远在茫茫夜色中闪耀!

杨怀智(清涧县委书记):路遥精神是宣传清涧的一张响亮名片

在《平凡的世界》改编的电视剧热播之际,我们隆重举办《平凡的世界》创作完成27周年暨《路遥》杂志首发活动,这是纪念路遥的重要举措,也是清涧乃至陕西文艺界的一大盛事。我因在国家行政学院学习不能亲临盛会,深表遗憾和歉意。在此,我代表中共清涧县委、清涧县人民政府及22万枣乡人民,向各位嘉宾表示亲切的问候,向长期关心、支持清涧的各位领导、专家学者表示衷心的感谢!并预祝研讨活动圆满成功。

《平凡的世界》问世以来,始终受到各界广泛关注,被奉为“一生中影响最大的一本书”。为更好地弘扬路遥“像牛一样劳动,像土地一样奉献”的精神,清涧县委、县政府于2011年路遥诞辰62周年之际,建成路遥纪念馆。今天,借助这个重要活动,《路遥》杂志正式刊印,这是学习、传承、研究路遥精神的文化家园,更是促进清涧文化事业繁荣发展和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有效载体,必将为建设“绿色、文明、法治、幸福”四个清涧注入活力。希望越办越好,成为宣传清涧的一张响亮名片。

高明伟(清涧县长):用路遥的精神来把清涧的明天建设的更加美好

近日,路遥作品《平凡的世界》电视剧一经播出,产生了强烈的共鸣,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两会上提到电视剧《平凡的世界》时说,他跟路遥当年住过一个窑洞,曾深入交流过,省委赵正永书记在陕西省作协第六次代表会上说,路遥自强奋斗,他把握时代,这样的精神彰显着引领社会思想的责任。

清涧县长高明伟

今天我们举行路遥《平凡的世界》创作完成27周年暨路遥精神研讨会,目的就是为了追忆路遥、缅怀路遥、展示路遥的文学追求,发扬路遥向土地一样奉献的人文精神,推进清涧文化事业大繁荣、大发展,鼓励我们加快建设绿色文明的社会,在《平凡的世界》里创造着不平凡的业绩。

路遥是文学的丰碑,是文学的灯塔,路遥也是我们永恒的话题,他的精神永远照耀着我们这个平凡而波澜壮阔的世界,让我们共同记住了今天这个重要日子。对我们清涧县委县政府来讲,也是一种对路遥精神的探讨,所以我们县委县政府回去以后对各位领导和各位嘉宾的发言,要认真研究,按照各位领导讲的,把路遥纪念馆和路遥的第二期工程办好,把路遥的精神发扬光大,用路遥的精神来把清涧的明天建设的更加美好。

吴义勤(西安市委常委、副市长,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路遥的魅力超越了他那个时代

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在80年代出版之后,并没有得到文学界很高的评价,甚至某种意义上是被冷落的。我们知道他在《平凡的世界》给当代投稿的时候,也没有能够发表,后来文学史对他的评价也都是蜻蜓点水的,但是我们在今天看到,路遥他的魅力仍然是超越了他那个时代,而且延伸到我们今天这个时代。

西安市委常委、副市长,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吴义勤讲话

因为我们在高校里面,其实每一年的大学生都有一个读书调查,很多时候第一名的书都是《平凡的世界》,我们尽管文学史可能一个潮流一个潮流的变化,但是路遥的魅力一直存在在这里。我们就在想路遥的魅力是什么?文学的魅力是什么?在80年代,路遥这种现实主义的,立足于时代和生活的写法,在当时是被某一些先锋作家视为是比较落后的,但是我们现在看今天,先锋小说已经风流云散了,但是路遥仍然呈现他巨大的魅力。因此我想真正好的文学,它一定是能够激活人的精神记忆,能够穿越时代、穿越不同的时段具有永恒魅力的。因此我想这是路遥今天给我们一个很重要的启示。

另外就是对我们清涧的路遥纪念馆的敬意,我很愿意跟延安纪念馆进行合作,一个方面是研究路遥,因为现在这个时代有的时候对路遥的研究不能仅停留在传媒的层面上,这样没有一个持久的生命力,要把它深入到文学研究层面上去,我觉得对路遥的研究,包括对他的优点、缺点的研究,都需要进入一个文学史的领域去进行推广,因此我们这一块可以做一些工作。我们在山东的时候,我们编过一套中国发展文学研究资料,其实我们有一本路遥选编,那一整套书有24本,其中有20本是路遥的,希望我们下来做一些合作的工作。路遥作家是我们这个时代非常重要的宝贵资源,怎么把精神的价值现实化,需要我们社会各方面去做努力,我们文学馆也需要在这方面做一些我们应有的工作。

刘斌(清涧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在《平凡的世界》里创造了不平凡的业绩

路遥是清涧的一个符号、一张名片,路遥的创作精神是清涧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不久前《平凡的世界》电视剧风靡大陆,今天我们纪念《平凡的世界》发表27周年,他的精神永在,相反却因时间的流逝而愈发的更加明亮、更加高大起来。我们纪念《平凡的世界》发表27周年,是为了共同追忆路遥、缅怀路遥,寻访路遥的人生轨迹,感受路遥的人格魅力,表达对他自强不息的敬仰和怀念,正是路遥这样的奋斗精神激励了无数有志青年去改变命运、追寻理想,在《平凡的世界》的世界里创造了不平凡的业绩。路遥精神不朽,路遥品格永存。

肖云儒(陕西省文联副主席、评论家):路遥精神是艺术精神、人格精神、大地精神的统一

在他这前两个精神的背后,有一个非常值得我们关注的精神,就是大地精神。路遥有一句名言说明了他自己的艺术和人格跟这块土地的关系,那就是像牛一样劳作,像土地一样奉献。也就是说路遥的艺术精神也好、人格精神也好,都来源于那块土地,都来源于大地的精神。土地主要是清涧延川陕北,但是也是中华民族这块大地。

陕西省文联副主席、评论家肖云儒

研究一个人、一个作品,必须要和养育了他的土地一起来研究,这样的研究才是深刻的,这样的研究幅度才可能宏观。我在这个研究上提一个建议,就是关于编写路遥宝典的建议,因为我们现在有杂志、有纪念馆了、有县委重视了,有一批笔杆子、有一批研究者,因此我建议可以动手来思考编辑路遥,或者叫路遥辞典,或者叫路遥宝典。我刚刚想了一下有7、8个类别,起码在5000条以上,很厚的一本杂志。第一个是作品系列,路遥的作品里面的所有的人物都可以作为词条,高家林、田润叶,它的主要环境、地点可以作为词条,包括气候、环境,描绘大地,这是第一个系列,这个里面起码是上千条,因为路遥的第一部作品《惊心动魄的一幕》。第二个系列是《人生》系列,路遥的《人生》系列也有上千个词条,他的生活地,从小他的家庭,他的爸爸、妈妈、养父、养母、兄弟姐妹,种种人物,还有他生长的这块,生活历程中许许多多的朋友,文艺界的行政方面的,艺术界,还有什么界都不是的,但是是发小。第三个是家乡系列,就是大地系列。大地系列就可以直接把我们清涧,包括延川,山川大地主要的惊魂写出来凝练为词调介绍出来,清涧的历史,枣乡的风景,这些都可以作为词调。第四个是评论系列,所有对路遥评论的每一个文章都可以作为词调,而主要的关注,特别是路遥作为一个文化现象的主要观点都可以作为一个词条。第五个系列是奖项,从矛盾文学奖到中篇小说奖。第六个是影视改编,兄弟艺术的改编和传播。第七是国内外的社会反映,中国现在的一些资料丛书,山东大学出版的,路遥研究丛书里面许多国内外的。第八个系列是当代传承和网络热词,所有关于路遥的网络热词可以用起来。第九个跟前面不是一个逻辑关系,就是路遥对于大地、对于民众、对于历史、对于文化、对于美学的语录格言式的思想,这么一拉下来,没有3000、5000条就完不了,这是很宏观的,而且编辑的困难程度并不大,因为现在资料非常充分,因为我们不光是县上,市上县上省上,包括北京,全国性的作家,只要组织人力很快就能够做成。路遥杂志甚至可以作为这本书的工作班子,在县委的领导下。

曹谷溪(诗人、《延安文学》原主编):路遥精神就是我们当代文艺工作者的精神

路遥是我相识多年的朋友,我在许多的场合无数次说。我离开清涧60年,随着岁数的增长,清涧情节越来越浓,年轻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是故乡。我非常佩服清涧县人民政府,清涧县委这些领导的胆识智慧把路遥纪念馆建起来,路遥纪念馆成为清涧对外的窗口,实在是有胆略有智慧,省委书记省长,市委领导都过来过。

有一点我需要补充,路遥精神就是我们当代文艺工作者的精神,刚才高县长说到,两会期间习总书记说我和路遥很熟,结合他文艺座谈会的讲话,习近平总书记是创造性的继承发展毛主席延安文艺座谈会的精神,凸显了党内文艺工作的关怀,总书记和路遥住过一个窑洞。鼓励我们作家像柳青那样与人民大众同呼吸共命运,创造出了属于那个时代的作品。

诗人、《延安文学》原主编曹谷溪和荞麦园美术馆馆长薛莹巧

薛莹巧(荞麦园美术馆馆长):路遥精神生生不息

在这次活动中,我看到路遥家乡的领导和路遥纪念馆的工作人员,秉承路遥文化,以农耕的精神砥砺前行,勇于进取,树立起新一代生生不息的陕北人的形象。我参加过路遥纪念馆开馆仪式,看到了许多珍贵的文史资料,见证了榆林市委市政府和清涧县委县政府对路遥纪念馆的重视。清涧县为路遥召开的这次研讨会,以及建起的《路遥纪念馆》、和创办了研究路遥的杂志,使路遥精神再一次发扬光大,这是一件传播路遥精神的大事,可以说,利在当代,功在千秋。

白宜勤(陕西省农业厅厅长):路遥离开了我们,但是路遥精神永放光芒。

文化是人格与人性方式的集体反映,文化具有强烈的穿透力,所以研究黄土文化,路遥从黄土地上走出来,发扬了黄土地精神、发扬了黄土地文化,路遥离开了我们,但是路遥精神永放光芒。研究黄土文化,传承路遥精神,这是应当认真思考的问题……

惠世武(原陕西省政协秘书长):奋斗的精神就是路遥的精神

路遥精神不是路遥一个人的精神,是100人的精神,是一个地区人的精神。路遥精神也是一种团结的精神,是一种互助的评审,路遥在最困难时候,在榆林完成了《平凡的世界》。所以我认为路遥精神就是在这样一种环境下、在这样一种条件下形成的。所以我作为一个陕北人,也作为一个清涧人,我觉得有这样伟大的路遥精神感到非常自豪。

霍世仁(原陕西省政法委书记):路遥整个的成长过程中爱好就是看书

很高兴参加这次路遥《平凡的世界》创作完成27周年暨路遥精神研讨会,我今年87岁了。82年路遥就到榆林来了,我感觉有这么两点:第一点就是看书看得多,当今社会看书这一条,年轻人恐怕现在做不到。我最近看了路遥整个的成长过程,路遥9岁父母去世,他的爱好就是看书,他的家庭比较贫寒。第二点就是要有坚韧不拔的精神,不怕累,克服一切困难。所以我们要把这两点精神好好发扬一下。

雷涛(陕西省政协常委、陕西文学基金会理事长):面对路遥的精神,我们当下和今后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路遥的巨大精神遗产是什么?路遥对于陕西,乃至中国文学的意义的贡献,路遥留给我们的思考等等,这多少年来已经有许许多多的人在论述,我要说的是,面对路遥的精神,我们当下和今后还应该做点什么?我经过梳理,我想了以下这几个方面。第一个方面从现在开始,要最大可能的进一步收集征集路遥生前的东西,我们应该珍惜现在这个时间段,不要被动,这件事做好了,既是对路遥的负责,也是对历史的负责,不要留下遗憾,这是我要说的一个建议。

第二个建议,现在我们的纪念馆炒起来了,但是路遥的纪念馆和故居,因为路遥的父母已经去世了,现在故居的保护很重要,所以从保护路遥的故居开始,请清涧县继续发扬尊重路遥精神的胸怀,把路遥的故居保护好,做成一个榜样示范。

第三个建议,路遥纪念馆的内容我认为有必要进一步重视。三年前我在纪念馆座谈的时候,和大家商量提出一个建议设想,就把纪念馆后面那个环形的山扩建,今天张主任告诉我,我们扩建工程已经开始了,我太高兴了,把路遥纪念馆的内容加以充实,把文化旅游,甚至餐饮等等,都可以做,甚至全国性的文化研讨会都可以放在这里,我们要用一种长远的眼光来看待这个纪念馆,来扩建。

第四个建议,从文学的发展,从弘扬路遥的精神来讲,建立一个路遥文学基金会是很必要的,我是赞同的。但是现在的问题,我建议,因为陕西也有个文学发展基金会,五年前我和我的同事一起搞起来的,我也希望中国路遥文学基金会和陕西文学基金会共同联合,通时和清涧县委县政府和清涧县路遥纪念馆共同为文学发展做出贡献。当然主要是培养本土化,也就是培养清涧县的文学爱好者,青年作家,不管是短篇小说,诗歌、散文等,因为清涧是路遥的故乡,清涧人民在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也应该有更多的人才出现。

第五个建议,关于对路遥的文学创作研究,对《人生》《平凡的世界》的研究,我认为这一项工作应该是永久性的。我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我们的《红楼梦》《水浒》《三国演义》,到现在仍然在进行深入的不同角度的研究,路遥热的出现进一步说明,路遥的精神、路遥的创作是不朽的,而对路遥的研究也不会禁止的,所以路遥的研究也要深入。我们今天看到的清涧县出的文学的刊物,编的一些书,这都是研究路遥重要的组成部分,应该坚持下去。

第六个建议,路遥的名人效应和文学精神如何同县域经济社会发展,当然也包括文化事业、文化产业相适应,相互促进,这是一篇大文章,建议县委县政府从长计议,深入探讨,广泛征求各方面的意见,拿出方案。

第七个建议,我们在座的,包括今天没有来的,如果有路遥的某些可以有价值的东西,我们都应该积极奉献给路遥纪念馆,或者说交给清涧,当然这个要付出代价,但是我想如果我们真正热爱路遥,我们应该无私的做出这样的奉献。

张培合(著名文化学者、冰心散文奖获得者):路遥的作品对我影响是非常大的

我是甘肃庆阳人,离陕北很近,80年代开始读路遥的作品,可以说我能有今天这点成就,路遥的作品对我影响是非常大的。80年代在兰州看了与西影厂吴天明指导的《人生》,使我非常震撼,这种向上执着的奋斗精神,清涧县委县政府能够在这里举办路遥精神研讨会,我个人认为很有价值、很有意义。这个研讨会彰显出清涧县委县政府,以及清涧商会,清涧的爱心企业家爱心人士对文化的重视,这也正是我说的清涧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它和水和土关系不大,关键是文化内涵和生活的文化积淀。

著名文化学者、冰心散文奖获得者张培合

我们以后决定让陕西企业家以及员工队伍走进清涧、走进路遥纪念馆,用文学的思想去感染他们、提升他们,文学虽然不像哲学是研究生存理论的,但是文学给人一种精神食粮,当你孤独寂寞的时候,只有文学作品能给你力量。所以今天这个研讨会,我希望作为一个契机,把路遥的作品、路遥的精神能够发扬光大,大力弘扬,不局限于陕北、不局限于陕西,甚至不局限在中国,把路遥作品推向全世界。

冯健雪(陕西省文联副主席、歌唱家):这是陕北文化的荣幸,也是陕西文化的荣幸

每次谈起路遥的人生,我都非常激动,路遥先生的小说《人生》被拍成电影以后在全国热播,引起了强烈反响,我作为主題曲的演唱者,和指导这个片子西影的导演吴天明先生,这个成功都是来自路遥的作品《人生》,通过了高家明等普通人的悲剧性的命运,使观众对人生做出了多方面的深刻的审视。

我个人认为上世纪80年代是路遥的时代,他的《人生》《平凡的世界》在今天仍然是经典作品。后来的作品《平凡的世界》以恢弘的气势和史诗般的品格,全景表现了社会生活和人民思想的变化,路遥以像牛一样的劳动,像土地一样的奉献作为人生的信条,在文学的土壤中播下了理想的火种,用暂短的42年,谱写出了人生的颂歌。清涧是路遥的出生地,路遥因清涧而荣,清涧也因路遥而幸,这是陕北文化的荣幸,也是陕西文化的荣幸。

陕西省文联副主席、歌唱家冯健雪和易俗社社长、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惠敏莉在活动现场

惠敏莉(易俗社社长、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他的《平凡的世界》支撑了我的精神力量。

说心里话,每次受咱们荞麦园薛大姐的盛情之邀参加路遥纪念活动的时候,我都是心潮澎湃,总是带着一种追忆和怀想,因为就像刚才农业厅的厅长说的,我们主要是在研究黄土文化,传承路遥精神从我做起,因为我是陕北人。因为在我年少时期读了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在那段年少时期刚刚走进西安的时候,那段艰难艰苦的岁月当中,是他的《平凡的世界》支撑了我的精神力量。《人生》也是在我年少时期看他的优秀作品,我觉得这位奇才、文人,来自于我们陕北。从此他也在我以后的岁月里作为一个人生的最大的一种启迪和影响,我们来自黄土高坡,我们只有用勤奋和努力来改变我们的世界和命运。

折生阳(陕西省华秦科技实业公司总经理):我是清涧人,敬佩路遥的创作精神,崇拜路遥的文化价值。

路遥出生在清涧,从清涧一步步走到全国,他为陕北乃至陕西的文化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今年电视剧《平凡的世界》热播,使路遥精神不仅进一步感染着陕北人,也感染着中国人,我为拥有这样一个老乡而感到自豪骄傲。我是清涧人,我的家乡是清涧,敬佩路遥的创作精神,崇拜路遥的文化价值。因此把路遥作为清涧一张文化名片的战略部署,是非常高远的举措。通过弘扬路遥精神,挖掘地方文化,与地方进行开发,做好地方文化,大大提升清涧的知名度、美誉度和吸引力。

陕西省华秦科技实业公司总经理折生阳

我是从事高新技术和产品研究开发的工作者,我们承载着国家智能化装备制造技术,半导体材料和清洁能源技术等重大专项技术应用,这项研究项目是航空航天和国防重大项目组成部分,是中华民族复兴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们的使命。为了感谢家乡人对我多年来的关怀和给予的支持,决定按项目计划、按进度,再次向路遥纪念馆捐款100万元,以表达我的一点谢意。

王天笑(路遥胞弟):路遥会为他出生在清涧生活在中国而感到自豪

首先要感谢清涧县委县政府为路遥坐在一起,在他们的领导下建起了路遥纪念馆,创办了研究路遥的杂志,让我十分感动。没有你们的发现就没有路遥的精神,没有你们的正能量,就很难发扬路遥作品的正能量。我还要感谢所有的读者,没有你们的存在就没有路遥精神的存在。在路遥最后的日子里我一直陪伴在他身边,他始终牵挂的是生他养他的父母,期待故乡变得更好,他的奉献精神和文学价值就在于对未来充满希望,对人生充满理想和抱负。今天我们以路遥的名义纪念路遥,我想路遥为他出生在清涧生活在中国而感到自豪。

郑文华(延河杂志社编审):他太随和了,他没有一点架子,始终和老百姓在一个档次上

我以前也参加过类似的座谈会,但是我都没有说话,因为我感觉路遥没有死,这是我的心里话。27年前路遥把《平凡的世界》完成了,把一卷一卷的稿子都拿到我这儿,为什么拿到我这儿?他说我的书不好看,你想办法每一卷每一卷加上一个封面,因为当时没有复印机,什么都没有,我只有到印刷厂,要签字,后来一本一本给它装到一起了,路遥拿上压一压,后来我看到路遥的敬业精神,我说我落伍了,我得向你学习。他的文学爱好比我还要热爱加深一倍。再一个路遥对文学的精神,我不想再多说了,他太随和了,他没有一点架子,始终和老百姓在一个档次上。

远村(《各界》杂志主编):我们提出路遥精神这也是我们这个国家的一种文化自信

首先,路遥是不朽的,因为他的文学与人民存在,与读者存在。几十年来路遥的这个作品,他的文学影响了几代人,第三个我对路遥精神的理解。我觉得路遥精神应该有这么几个方面,一个是他的家国情怀,第二是他的浪漫精神。我们提出路遥精神、柳青精神,我觉得这也是我们这个国家、我们这个民族的一种文化自信。所以我觉得今天召开路遥精神研讨会,它的价值和意义远远不止路遥是一个清涧人,是一个陕北人,或者路遥是一个作家,不仅仅在此,它的利益将是很深远的,我觉得应该上升到这样一个高度,对研究路遥精神将会是一个很大的帮助。

薛永武(陕西省建工集团总经理、党委副书记):路遥的精神、路遥的文学作品激励着我们一代年轻人。

路遥的精神、路遥的文学作品,正像大家讲的一样,在我小的时候,年轻的时候,到现在都非常深刻,大家在讨论,激励着我们一代年轻人。我昨天晚上才看完了《平凡的世界》,《平凡的世界》对我的印象很深,对我自己来说感受很深。我觉得路遥写这个作品,还是在告诫着人们,显示着人们对美好生活执着的追求和奋斗的精神。

惠生礼(清涧县总工会主席):路遥的精神就是陕北精神

我觉得清涧县政府和县委是不同的,他们对路遥的宣传和路遥精神的传播,一直处于一个自觉的状态,他们起步很早,首先感谢清涧县为路遥做出伟大的贡献。路遥的精神就是陕北精神,陕北精神不是局限在清涧县陕北,所以我有一句话,路遥是陕北的,也是陕西的,他也是中国的,更重要的是他是世界的,我可以说路遥是一个伟大的作家。路遥这种光明的、向前的、向上的力量,我们常说的正能量,实际上是他的主题,伴随着这个主题,他实际上写了一个村子、一个家庭、一个人、一个地区、一个国家的悲惨的命运,所以他的悲剧意识、悲剧精神可能就在这儿,批判精神可能也在这里。

作者: 来源:西部新闻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