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辛庄遗址”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29日 点击数: 作者:白潇 来源:榆林日报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核心提示: “辛庄遗址”位于清涧县李家塔镇辛庄村东的梁峁上,当地人称此梁峁为“老爷盖”,是迄今为止除殷墟外已发现规模最大的商代晚期建筑遗迹。

“辛庄遗址”位于清涧县李家塔镇辛庄村东的梁峁上,当地人称此梁峁为“老爷盖”,是迄今为止除殷墟外已发现规模最大的商代晚期建筑遗迹。

截至目前,由省考古研究院组建的考古队已经对“辛庄遗址”进行了连续3年的考古发掘,虽然还没有发现一件完整的器物,但是随着木地板、房屋建筑群,以及陶范模具的浮出水面,其形态和布局愈加清晰,对认识晋陕高原商代晚期的文化内涵、聚落结构、生产形态具有重要的意义。

 

 

47

 

 

 

48

 

 

 

49

 

 

 

50

 

当时的居住房屋建在地下

2013年,考古队第一次对“辛庄遗址”进行了解剖发掘,发现了一组由主体建筑和两级回廊组成的大型建筑遗迹,总面积约4200平方米。

这组大型建筑遗迹的主体建筑位于峁顶正中,长方形坑状,面积大约770平方米左右,门口内部铺有一块长约1.8米、宽约1米的完整石板,门道内则横铺着多条宽窄不等的木板,两侧有类似现在房屋中“地脚线”的方木痕迹,回廊见于主体建筑的南、东、北三面,而西面已经被破坏。“我们从房内及门道发现的木质遗存和底部填土未见淤土的迹象推测,上部应该有屋顶,其形制结构非常奇特,门道及回廊地铺木地板,其两端嵌入夯土内,再用横木固定等建筑风格在同期遗址中极为罕见,所以我们觉得这组建筑遗迹应该是某种具有礼仪性质的高等级建筑遗迹,而非普通的居住建筑。”省考古研究院考古专家孙战伟说。此外,考古队还对周邻区域发现的台地包边墙进行局部清理,发现了大量陶、骨、铜、石、贝等器物残片,经过粘合修复后数量逾百件,有商眉鬲、甗、簋、三足瓮、小口折肩罐、豆、骨镞、骨纺轮、铜镞、石刀、石斧、海贝等。

次年,考古队又在遗址前老爷盖山峁挖掘出了多组商代小型房屋建筑、灰坑、龙山窑洞等遗迹,均为下沉式结构,“即先从地面向下挖一长方形院落,再于院落内修建房屋,房屋主要见于院落的中北部,最为核心的一组建筑位于院落的中部,有石砌斜坡主通道,由主室、独立院落、方坑、侧室等组成,主室与院落、侧室等通过窄长通道连接。”孙战伟介绍说,在3000多年前的殷商晚期,当地居民的房屋是建在地下的,可能与黄土高原、冬季气候寒冷等有关,还需要进一步研究证明。

当时的居民掌握铸铜技术

在今年的发掘中,考古队找到了20余件铸铜使用的陶范模具,证明了当时生活在这里的人已经掌握了铸造青铜器的技术。

陶范法是商代铸造铜器使用的技术,用陶范法铸造的青铜器,器壁薄厚不匀,器腹、底、足等部位有铸痕,范与范合拢处的花纹部位有错位现象,耳、足、鉴内残存有红或灰色的范土,腹、底部位会有排列较有规律的垫片。经过辨认和器形对比,发现这些陶范模具中包括容器、车马器、铜铃等。“以前在清涧发现的青铜器,大多以为是从中原掠夺或者交流而来,而陶范模具的发现就推翻了这一观点,因为陶范模具不大可能从远处搬来,所以应该是当地人制作的。考古人员推测,遗址附近应该有铸铜作坊存在,可以证明当时生活在这里的人已经掌握了铸造青铜器的技术。”清涧县文管所所长贺阿龙告诉记者。

根据史料记载,铸铜技术在殷商时期属于国家垄断的高端科技,那么为何当时居住在这里的人能掌握这一技术呢?专家们推测,在商代晚期,清涧这一区域活跃着鬼方等少数民族,而近年来的“李家崖城址”等考古发现该地当时有可能属于晚商时期的某一方国,且生产力水平不低,已经有了相当高的文明程度;或者可能是当时生活在这里的某个方国的工匠,由于某种原因在商王朝学到了青铜器制作技术,回来后建造的青铜作坊,因为此前在殷墟也曾发现类似于“辛庄遗址”的这种建在地下的房屋,可能就是这个方国的工匠在殷墟学习时居住过的。“随着更多铸铜材料的出土和研究的深入,必将对辛庄遗址中青铜器、铸铜业以及由此而反映出的社会组织结构等问题,有更加深刻的理解。”贺阿龙说。

发掘过程背后的那些事

“李家崖城址”是清涧县最早发现的商代遗迹。从1983年开始进行发掘,城内发现了房址、窑穴、石板围砌的瓮棺葬等,也出土有鬲、豆、三足瓮、罐等陶器,斧、刀等石器,被称作“李家崖文化”或“鬼方文化”。

对于“李家崖城址”的进一步深入发掘,才掀开了“辛庄遗址”的神秘面纱。贺阿龙说,2008年第三次全省文物普查的时候,榆林是陕西的试点,而清涧是榆林的试点,当时全市成立了7个小队,他所在的小队就负责清涧的普查工作。他们沿着黄河流域发现了多处遗迹,也捡到了很多陶器的碎片,开始猜想这些会不会和“李家崖城址”有所联系,随即找到了省上的考古专家进行了多方研判,最后在众多遗迹中选了距离李家崖较近的“辛庄遗址”。

因为陕北的天气严寒,考古队只能在每年的3月至10月之间进行发掘。“刚开始并没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甚至到现在也没有出土过一件完整的青铜器或陶器,考古队也曾经很多次想要放弃,但由于对考古工作的热情和对历史的责任感,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也渐渐有了一些成绩。”贺阿龙告诉记者,尤其是今年发现的铸造青铜器所用的陶范模具,可以说是迄今为止最具突破性的发现。

2016年,发掘工作还将继续,考古队最大的心愿是能找到一处贵族的墓穴,这样就能对当时的文明程度、生活方式,以及风土人情有更准确的解读。

文图/本报记者白潇

作者:白潇 来源:榆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