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的位置:清涧县人民政府网>> 走进清涧>> 民俗风情 >详细内容

陕北方言与民俗中的家畜例话: “牛” “马”

发布时间:2016-01-08 11:01:19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作者:拓毅 来源:米脂史志地情网

陕北方言与民俗中的家畜例话: “牛” “马”

作者  拓毅

 

 

牛是先民最早驯化并主要用于农耕役使的牲畜之一。这从陕北出土的汉画像石上的牛耕图足以得到佐证。陕北人称公牛为牛公子,称母牛为生牛,称去势的公牛为犍牛,称专产奶汁的牛为奶牛,称牛崽为牛不老,称公牛的生殖器为牛鞭子,称牛的交配为打栏。陕北过去一直是农耕文化与草原文化的交融地,一些生活习牲与语言多受草原文化影响,所以,许多语言明显地带有少数民族语言的成份。蒙古为游牧民族,蒙语称用木栅栏围起来的地块为库仑(也作圐圙)。大的库仑多指牲畜的草场,小的库仑是指牲畜的圈舍。当圈养在库仑里的公牛发情时,公牛与公牛之间往往会因为争夺与母牛的交配权而发生角斗,经常会用犄角抵坏栅栏,这也许就是打栏一词的由来吧。农人把牛反刍叫做反嚼。农历惊蛰节后,牛就要上山犁地了,农谚云:惊蛰不站牛 (一说不蓄牛)。把春天第一次牵牛到地里耕田为出牛。称犁地到了地头吆喝牛转身为回牛,由此人们把唱歌嗓音不好戏谑为拦羊嗓子回牛声。牛的食量大,所以,人们就把胃口好、食量惊人的人喻为牛肚驴板肠。数千年来,牛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可以说,牛是人们赖以生存的不可或缺的重要依靠。正因为牛是人类最好的朋友和帮手,所以,当一头牛因衰老而退役或病残后,主人多不愿宰杀之,我们从老牛力尽刀尖死的谚语就可以看出人们对牛的怜悯与同情。民间还有将牛视为宗族图腾的说法,如梦见牛,就认为是梦见了老家亲(已故祖先)。牛体格健壮,吃苦耐劳,在人们的心目中,它所具有的这些特点,简直就是美的化身,是漂亮的代名词,所以,陕北人常常把漂亮说为,如你看他牛得像干部一样。民歌中也有看咱红军牛不牛的句子。谓人风光、显摆为牛逼你看他手揣在裤兜里,牛逼得像个二级干部。又因为牛有执著倔犟的特性,所以,人们还常把性格执拗的人称为死牛顶墙死牛筋,把固执不听劝告称为牛住了牛定了。谓人无论怎样固执,最后还得乖乖就范为旋死(不温驯)的牛也得往犁沟里走。谓吹牛吹牛。把受苦人(即农夫)戏称为戳牛屁股的 (意即用赶牛鞭杆儿抽打牛尾部,令其疾走的犁夫),如孩子不好好用功学习,就训斥恐吓说:不好好用功学习,长大了就担茅粪戮牛屁股去!

 

 “马”

 

陕北人称公马为“儿马”,称骒马为“母马”,称马崽为“马驹子”。历史上陕北地广人稀,交通不便,马和骡子、驴子、骆驼就成了主要的运输和代步“工具”,人们把赶牲口搞运输者称为“脚户”,称他们的职业为“赶骡子扬马”,认为这种走南闯北、能见大世面的职业是最为风光,最受人羡慕的行业。马为六畜中的贵族与绅士,高贵但较难饲养,过去只有生活殷富的大户及官宦人家才饲养马匹,以供骑乘与拉车之用;一般人家多养毛驴、骡子,有童谣云:“乍乍,卖给马家,马家没马骑,骑上个绵羊臊圪羝,上了坡一泼体,下了坡就拉稀。”由马引出的方言语汇有“马二马三”,意为脑子糊涂,分不清彼此;“马爬”,意为向前爬倒;“日马”,意为贫瘠而陡峭的山 “立马”,意为马上,立刻。马善驰骋,场地逼仄则受限,故陕北民歌中就有“城墙上跑马打不转头”与“墙头上跑马打能能”的句子。称给马、骡、驴钉铁掌为“挂掌”,钉掌师傅为“掌匠”。“岑彭马武”本为东汉时辅佐刘秀的两员大将,孔武有力,但缺少文化,后来人们就形容虚张声势、有勇无谋之人为“岑彭马武”。还有“人凭衣衫,马凭鞍” 、“人老一年,马老一月” 、“好马不吃回头草” 、“人穷不做,马老不吃”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人不得外财不富,马不吃夜草不肥” 等俗语。农人称形状像马扎与马鞍的山梁为“马扎梁”与“马鞍梁”,有的村庄就叫“马扎梁”、“马鞍梁”。乡间将强劲的西北风称为“儿马老西风”,在陕北说书中就有“儿马风,叫驴风,圪里圪崂母猪风” 的书。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