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清涧道情传承人白明理
发布时间:2016-03-16 10:15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作者:白清洲 马孟欣 来源:榆林日报
 

 

核心提示: 清涧道情是陕北特有的民歌形式,它是由始于初唐时期的说唱艺术道情与陕北音乐元素结合而成的原生态民间音乐。其传唱千百年的生命力和震撼人心的魅力来自于明快的节奏、丰富的内涵、婉约的韵味以及灵活的表现形式。主要流传于榆林市的清涧、子洲、绥德、米脂、横山、佳县和延安市的子长、延川、安塞、甘泉等县,清涧县更是被称作道情的“窝子”。

清涧道情历史悠久,其唱法、腔调、曲牌种类多种多样,但都根植于广大农村地区,随着社会变迁,这些珍贵的文化越来越难以继承和保存下来。70多岁的白明理老艺人这样传承经典的带领作用,没有任何功利性,只是对民间文化自然而然的一种纯朴的热爱,更显得尤为需要。

 

 

42

 

 

 

43

 

清涧道情是陕北特有的民歌形式,它是由始于初唐时期的说唱艺术道情与陕北音乐元素结合而成的原生态民间音乐。其传唱千百年的生命力和震撼人心的魅力来自于明快的节奏、丰富的内涵、婉约的韵味以及灵活的表现形式。主要流传于榆林市的清涧、子洲、绥德、米脂、横山、佳县和延安市的子长、延川、安塞、甘泉等县,清涧县更是被称作道情的“窝子”。

可就是清涧道情的这个“窝子”,曾经好多年都未被发现有特别突出的道情歌者,直到2005年,清涧县李家塔镇郝家畔村61岁的白明理老人在民歌比赛中走入大家的视野,清涧道情似走入了一条回归之路。在接下来的十余年里,白老更是不遗余力、满腔热情地将清涧道情推向了一个更加广阔的市场,他自己也荣获了“十大陕北民歌手”、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等称号,他的身影也逐渐出现在央视的《越战越勇》、河南卫视的《金色好声音》等国内知名节目中。他的歌声高亢,且唱腔极巧,别人的调调往下走的时候,他的调调会往上走,唱出不同的感觉来。红枣、粉条、枣糕、枣馍这些陕北特色和其他陕北风土人情,都是他歌里的主要元素。旅居德国的著名华人歌手龚琳娜听闻白明理的清涧道情唱得好,也不顾怀孕前去找他学习唱法。

说起2005年那次榆林全市民歌大赛,看似是机会使然,实则也是白老的唱歌天赋和才华注定不被埋没的命运。那年,白明理当上了冬爷庙的会长。恰逢庙会之时,清涧县委的王常委来考察,白明理作了一个发言。王常委发现白明理口才不错,夸奖他几句后,大家纷纷说他唱的比说的还好听。于是,王常委请白明理当场唱了几曲。他捡平日里经常哼哼的清涧道情随性唱了几段。王常委激动地说:“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山沟沟里竟然埋着这么一块金,要把这个发现告诉全县的领导!”果然没过多久,白明理就被邀请到清涧县人代会晚间节目表演中献唱道情。这一唱,得到了大家一致的认可——他是地地道道的清涧道情人才!随后,白老被县里推荐到市里,代表清涧县参加了那场让他终生难忘的全市民歌大赛。

虽说是代表县里去参加比赛,但是白老当时依然是位一穷二白的农民。他没有钱买化妆品,也没钱请伴奏,仅凭着质朴的外形、原生态的唱腔,清唱一曲《走西口》,从全市1200名参赛选手中脱颖而出进入前20名决赛。尽管从未参加过这么正式的比赛,由于之前在县里献唱得到肯定,白老当时也颇有点信心,他给自己定的目标是拿个优秀奖,那1000元的奖金可是自己半年多的收入啊!想到拿奖了既为家乡争了光,也能够贴补家用,他内心就涌着一股力量、憋着一股劲儿。可就在决赛上台前,文化系统的一位领导说民歌比赛大家一起来唱歌这个氛围是欢天喜地的,白明理准备的《小寡妇上坟》有点太悲情,希望可以重新选一首来唱。他临时决定更换为《掐蒜薹》,没想到居然得了第二名!听到获奖的那一瞬间,他激动得泪流满面,说不出话来。

白老回忆说:“当时我到了榆林,住的是大酒店,吃的是自助餐,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我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幸福的生活。一时间,我感觉自己在天上飘着。比赛最后我获了奖,市里直接给我们县奖励了5000元,这让在农村住了几十年的我目瞪口呆了,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白老认为民歌演艺界一直以来有种歪理:老的不如少的,男的不如女的。所以2006年,他被推荐到省里代表榆林市参加陕西省民歌大赛时并不被看好,加上他并没有受过任何专业的培训,有人当面表示他肯定不会拿到好名次。他并不以为然,既然陕北民歌原本就是从山里来的,那么他60多年来在山里沟里唱出来的歌怎么就不行呢?陕北人骨子里不屈服的性格让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做出点成绩来。一场场下来,他在那次全省比赛中获得了第二名的佳绩,同时获得了“十大陕北民歌手”的殊荣。

成名于花甲之后,想必大家都好奇,那么白明理人生的前60余年在干什么?

白明理还不满10岁的时候,村里来了一位专门给人教道情的老师。听着那位老师时而高亢雄浑、时而委婉清秀的歌声,萌发了他对道情的喜爱。也就是从那时起,白明理发现自己有唱歌的天赋,记性也特别好,平时听到的歌曲,无论是道情还是其他蒙汉歌曲,只要听几遍,自己就会唱了,根本不用专门去学。白明理的天赋也被一些唱民歌、唱戏的师傅看中,想要培养他成为专业的歌者。

然而当时社会上流传的价值观认为,唱歌学艺的人身份低,思想保守的父母坚决反对他去唱歌。另一方面,家里的贫困生活也需要作为长子的他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唱歌的梦想就被暂时搁浅了。因为经济拮据,白明理读了一年半初中就辍学了,然而在那时,他这样的“学历”在村里已然算得上是个文化人了。在种地、放羊之外,他还担任过村里的会计和队长。24岁时,父亲去世,他用自己微薄的收入将2个弟弟、4个妹妹拉扯大,并且帮忙操办了他们的婚事。他自己的孩子上中学时,每周10块钱的伙食费有时都会拿不出,要开口东挪西借。

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他没有放弃自己的喜爱。因为那时候,不但物质生活匮乏,农村的文化生活一样匮乏。只有陕北民歌,周围的老百姓随时都可以吟唱,源于自己生活的歌时时打动和震撼着他的心灵,也只有发自内心深处的歌声,才能抒发自己的艰难、苦闷和所有的情感。所以,无论村里村外,谁会唱什么歌,他都要去听、要去学。每当村里有庙会、文艺活动,他都要尽量挤出时间去凑凑热闹,干农活干累了,休息之余就在山里、坬里唱上几嗓子,而且唱得有板有眼、有滋有味。家人不理解,村民们不理解,都认为一个穷光蛋整天唱什么歌呢?真是穷乐呵富有愁。但久而久之,日积月累,他脑海里存了几百首歌,随便挑一首,立马就能唱出来,而且在周围乡村唱出了名气。

也正是他生命中的经历,使他的歌声自然而然地流露出陕北民歌中所蕴含的意境和情感。

白老坦言,最初参加比赛是为了圆自己唱歌的梦想,成名之后,对民歌的认识更加深刻,梦想便从自身的满足转化为希望这种音乐文化得以广为流传和保存。随着年纪的增长,人的声线也会慢慢发生退化,然而白明理却依然宝刀未老,拥有一副好嗓子。他觉得这是自己幸运,所以一定要在自己还能唱的时候做最大的贡献。如今,白老住在清涧县的保障性住房,每个月的固定收入是国家给的低保、文化传承费、高龄费等千余元。他觉得对一个农民来说这样已经很满足了。他不愿以唱歌谋生,而是把唱歌当做一种感恩。无论是各级电视台的演出或是红白喜事、外地人来旅游观光,只要有人请他去唱,无论有无出场费,他都随叫随到,没有一点儿明星的架子。“只要传承陕北文化,谁叫都去唱!”

作者:白清洲 马孟欣 来源:榆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