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班长——路遥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17日 点击数: 作者:王志强 来源:榆林日报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恍惚间,路遥离世二十四载。昨夜一梦,偶遇路遥:不高的个子,炯炯的目光,胖乎乎的脸庞,依然是当年的模样,神情沉稳而凝重。忽又忆起昔日的往事来。

带头阅读文学经典

我们读大学时正值文革后期,除了正统的专业课程以外,许多文学名著被封存,课外阅读十分困难。路遥课外经常去图书馆借书,经他和申沛昌老师与图书馆协商,图书馆勉强同意中文系师生入库借书。我常在他的床头翻阅书籍。记得有《高老头》《安娜·卡列尼娜》《战争与和平》《复活》《悲惨世界》《死魂灵》《堂吉诃德》《斯巴达克思》……在他的带动下,我们班迅速掀起了阅读经典著作的热潮。他阅读四大名著烂熟于胸,崇尚先秦诸子百家,结合《古代文学》课程,借助政治运动,大量研读古典文学,包括四书五经及其他文学典籍。古代文学老师高正中和古代汉语老师赵步杰造诣很高,大家十分敬重,纷纷向老师求教,路遥更是偏爱有加,虚心请教。他对李白、杜甫、白居易、柳宗元、王安石、欧阳修、苏轼、李清照等的名作都能背诵。路遥对中国现当代文学经典孜孜以求。我所见到的他的“床头文学”中有《鲁迅全集》《家》《春》《秋》《四世同堂》《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保卫延安》等。他还研究毛主席诗词,阅读徐志摩、艾青、李季、贺敬之、郭小川等人的诗歌和沈从文、冰心等人的散文。

1975年春,我们班又掀起了一股新的读书热。课余时间,几乎全班同学都在读《创业史》《铜墙铁壁》《艳阳天》和《金光大道》。他策划带领全班同学去长安,邀请柳青讲学,去大兴县跟随浩然体验生活,并亲笔上书请求校党委“开门办学”。计划虽未实现,但阅读柳青和浩然作品的热情仍然高涨。除了当时紧跟形势之外,更是受路遥的带动与影响。

潜心创作诗歌散文

路遥创作始于初中,以诗歌起步,上大学时,已进入诗歌创作后期。1973年冬,以他为主集体创作了组歌《我们生活在杨家岭》。1974年2月,路遥、张子刚、许卫卫、白正明四人创作了长达230多行的诗歌《烈火熊熊》。同时,他收集了全班同学创作的诗歌共43首,有路遥的另一首《爆破手》,编辑成诗选《烈火熊熊》的油印小册子,全班同学人手一册。据参与创作的许卫卫同学回忆:“说是四人创作,实际上路遥是主创者,他在那里不停地写,我们几个不停地整理、抄写,有时他站起来抽烟,和我们讨论一阵子,我们3人陪他整整熬过一个通宵。”他的创作基本在晚上,他在我的隔壁宿舍,我常常起夜,出门后总能看到闪亮的灯光和他的写作身影,起床时又能听到他的如雷鼾声。因为白天时间太紧,上课听讲,自习到阅览室,遇到副课,他请假去市里找人,参加社会活动,起床迟时就误课。时至大二,路遥进入了散文主创阶段。他的散文稿件纷纷投向全国杂志,但发表不多。我在班上主动负责领取信件报刊,路遥的信件和杂志最多,我送他时,他打开杂志先看目录,有的粗翻一遍就送我并说:“以后来杂志你先看有无我的文章,有就送我,没就送你,我看不过来。”那时的杂志是免费赠送作者的。他说:“上海、广东、广西的杂志办得不错。”故我订了《上海文艺》,同桌王广彦订了《广西文艺》,我俩交换着看。记得他发在《陕西文艺》上的散文《银花灿灿》《灯光闪闪》,全班同学争相传阅。

1975年,路遥临时借调,为《陕西文艺》做编辑。后来谈到体会,他说:“我做了半年多编辑,比我在校一年也学得多。”是年,我们班和74级同学赴吴堡实习采风,他和班党支部书记张子刚巡回各公社实习点检查、采风,此后他与李知、董墨合作,写成长篇散文《吴堡行》,刊发于《陕西文艺》,散文《不冻的土地》也在该杂志上发表。这时的他也写起了短篇小说。一日,我在他的床头翻书,他忽递我小说《父子俩》原稿说:“请你拿去看看,这是我的初稿。”他还送过我一篇小说原稿,遗憾的是他送我的两篇文稿至今没能找到。

精心组织文学讲座

1974年,全国教育“回潮”,开始教育整顿。这时的班长作出计划:邀请文学名师给班上作讲座,他策划着邀请他所熟悉的省内几位文学名家,第一位便是曹谷溪,曹老师声情并茂的诗歌创作讲授,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此后,他请来白龙、梅绍静讲授诗歌创作;邀请晓雷、李天芳讲授散文创作,韩起祥讲授曲艺创作。他从西安请来董墨、李知和陈忠实,分别讲授散文和小说创作。授课前,路遥对每位老师都作了介绍。在介绍曹谷溪时他说:“谷溪是我的文学启蒙老师,也是我的朋友,1965年就出席过全国青年业余文学创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白龙是延安文化馆馆长,早在战争年代就发表过诗歌作品;晓雷和李天芳是延安的知名作家;韩起祥是全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董墨和李知是《延河》的知名编辑,路遥又和他俩合作,共同创作《吴堡行》;陈忠实的短篇小说《高家兄弟》和梅绍静的长诗《兰珍子》发表后,在全国引起震动。毕业前夕,路遥在百忙中做了认真准备,亲自为我们班作讲座,题目是《浅谈散文创作》。讲到自己的创作时说:“要想在文学上获得成功,就必须按文学的发展规律,循序渐进,不断提高。我以为,搞创作首先应该写诗,写诗可以激发想象力,锻炼思维能力,开阔认知视野;其次是写散文,写散文能打好文字功,为小说创作铺平道路;最后写小说,先从短篇写起,再写中篇,待中篇成熟了才能创作长篇。”讲到积累材料,他风趣地说:“写作材料的积累就像做豆腐一样,富人家里的黑豆一瓮一瓮,满满当当,豆腐做出一锅又一锅;穷人家里的黑豆一升一升地量,空空荡荡,豆腐只做一锅豆子倒没了,就又要出去找……”大家听得津津有味,掌声不断。讲到主题和材料时,他在黑板上画了一架飞机和几门大炮,用几门大炮从不同角度同时射向一架飞机的形象比喻,阐述“形散而神不散”的散文创作特点。

作者:王志强 来源:榆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