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路遥,从“人生”开始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18日 点击数: 作者:于丽黎 来源:“路奖”研究中心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原标题:于丽黎:认识路遥,从“人生”开始

断想篇

 
作者:于丽黎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古老的华夏大地,摸索探路的改革热,出国热,经商热,下海热,文凭热......热浪滚滚。新中国同龄人路遥创作的小说《人生》扑面而来,在全国引起很大轰动。随后,同名改编影片《人生》公映再次引起轰动。《人生》以农村和城市的交叉视野映射时代,将千千万万浮躁,焦虑,观望,期盼的人们置身时代变革潮动之中,拨动着人们的心弦,怎样看待主人公高加林那颗躁动的心和他的人生命运,人生的路,到底应该怎样走?

 

人生一世,或轰轰烈烈,或平平常常,或大富大贵,或平安小康,或轻如鸿毛,或重于泰山,或长命百岁,或短寿夭折,或术业有成,或庸碌平常,每个人都会留下自己的人生轨迹。人生到底应当追求什么?目标实在太多太多。所谓人往高处走,从山沟里走出去,开眼看世界,过城镇人的生活,就不仅仅是青年高加林的向往,他进城后“甩”了同村姑娘巧珍的关心,与新的追求者同行黄亚萍发生更投缘的爱,也难以将其婚恋价值观简单批评为“负心汉”形象。

 

人生有许多美好,每个人都有追求美好生活的权利,人生也有许多冷酷,选择有时是无奈的,命运有时是残酷的。高加林的民办教师工作被大队书记的儿子顶了,作为称职的新闻记者,高加林被状告走后门参加工作,被退回农村,重新面向黄土背朝天。他今后的人生步履迈向哪里?他的理想之路又在哪里?《人生》没有现实的答案,但作为一部“悲剧性的启示录”,它触动着千千万万人们对生活的思考。或许,我们可以得到这样的感悟,每个人都希望做人生之路的主人,有时又不能不接受命运的安排,人生宿命的成分难以完全避免。但绝不能屈从命运,决不能放弃奋斗,希望永远在奋斗之中。

 

 

回看路遥。路遥的人生也伴有宿命的成分,绝不轻松,堪称艰辛。但路遥的人生,是抗争命运的强者人生。他企求成功。成功,是奋斗的结晶,成功,才能改变命运,成功,才能让他的声音传播出去。他在平凡的世界里阅读人生,他在他最熟悉的土地上耕耘人生,他片刻不停地吸吮土地的营养,不停地挖掘土地的宝藏,将全部的生命价值沉浸在他开垦的平凡的世界里,播撒人生的良种,让我们努力认知世界的平凡与不平凡,他的人生因此而绝不平凡,他成为命运的主人。可见,高加林们的前途,其实仍然掌握在他们自己手里。我们的未来,也不寄托在救世主身上。这个意蕴,与路遥的绝世巨著《平凡的世界》异曲同工,并在后者得到放大。平凡世界里的人们,只有融入大时代的洪流,与国家和民族命运共鸣,人生的梦之路才会越走越宽。

 

 

人生永远是多彩的,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但不能任性,个体生命从来离不开整体存在。人生当然有许多可供享受的美好时光,我们不能简单指责小鲜肉们的欢乐颂,卿卿我我的小时代,本是一种生存现实,人生也应当尽情各种狂欢时刻,但人生不仅仅有欢乐,我们更不能将人生定义于狂欢。轰轰烈烈的大时代潮动,总要有人担当起使命的重任。不向世俗妥协,这是一种基于人类理想主义的生命价值观。这也是路遥成功的一个重要内含。担当的形态各种各样,路遥拥有一个以文学为武器的真正使命者的人生。他踏踏实实活在底层,关注底层,认知底层,挚爱底层,开掘底层,呼唤底层,彰显底层,这种底层文学的现实主义生命力与那些不接地气的矫饰现实的伪现实主义划清了界限,为不甘于命运的底层人鼓起了前行的风帆。

 

 

路遥在我的影像记忆里,没有帅气的外表,没有潇洒的身姿,没有时尚的装束,没有名作家的范儿,他就是一个朴素的不讲究生活享受的文学耕耘者,一个特别能吃苦的事业拼搏者。为了写作《平凡的世界》,他到煤矿下井,亲身体验矿工的生活。这是因为,路遥将人生视为本就应是拼搏的行程。他在平凡的世界里抒写人生,就是在以血肉之躯贴近地皮,以心灵的汗水浸润脚下的黄土,以笔下人物命运播撒着对生活的沉沉大爱。因为心怀使命做着有益的事情,所以拼搏的人生是幸福的,幸福存在于全部奋斗过程之中。所谓艰辛困苦,就不觉其苦,所谓困难重重,在不断开拓前进中,就是痛并快乐着。理解路遥的人生,需透视路遥的初心。

 

 

路遥离开我们24了,他年仅42岁的生命留给我们一种沉甸甸的人生姿态。我们有理由期盼更多一些背负使命感的文学家,似路遥,更多一些忧国忧民的人们,路遥们。我们在享受生活的甜美轻盈时,不要忘记掂一掂生活沉甸甸的一面。无论社会怎样发展变化,我们不能丢失了路遥。因为,路遥的人生是现实的一面镜子,路遥的文学是现实主义精神的一面旗帜,路遥的形象成为永恒烛照人生的一座人格火炬。或许,我们认知路遥的路,还很长很长,要用一生。注:照片由葆惠提供)

写给路遥纪念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