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惠升碧艺术欣赏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30日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作者: 来源:搜狐
 

画家惠升碧艺术欣赏

  艺术简介

  惠升碧,男,1948年1月生,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榆林市美协名誉主席、研究员(国家一级美术师)。

  1991年10月《黄土坡》参加第一届全国山水画展,获收藏奖;

  1991年7月《横山里下来游击队》获《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七十周年陕西省美术作品展览》三等奖。

  1994年《金色的高原》入选全国第八届美展。

  1996年加拿大国际美协《华夏之魂——长城颂,国际美术大展》获铜牌奖。

  1995年作品获文化部社文司、河南省人民政府主办的全国“牡丹之选”画展,获优秀奖;1999年《老井小曲》获《国画家》中国画学术期刊编辑部、国画家学术委员会举报的“首届《国画家》中国水墨画小品精品展”优秀奖。

  2004年作品入选由中国国画家协会、中国书画报等单位主办的“2005中国书画百杰”系列活动,并荣获“中国书画百杰”荣誉称号。

  20011年被评选为21世纪具有收藏价值与升值潜力的中国100名人物画家。

  局部

  感悟生活,丰润经历!

  文/惠升碧

  1981年仲春,我在下班回家的半路上遇见身背画具等重物的郭全忠,一路沿小城的街道走来走去被我迎面碰上。“噢,老同学,我还正在打听你呢?”说着我把他领进招待所,他说明来意,想约我一道去,步行黄河数百里写生,深入体悟。我同意,但因事先不知,让他等一天,我安排一下家务,收拾我的行李和写生画具之类的随身用品。

  二天,我们就从小城出发,朝西南方向步行,我们的安排是每天不多走,见有画意的地方就休息,多则多住,少则少住。黄河沿岸是重点,中途我们就不多住了。五六天才赶到黄河秦晋峡谷,清涧段最南端的村庄贺家畔。通过村长,我们就住在姓白的老梢工家,他家离河最近,坐在炕上也可以清晰地听到黄河水声,这正合我们的意愿。

  住下以后,我们就开始了寻觅素材,挨家串户找形象,寻画境写生速写。这样的在乡间转游,不是第一次了,老乡们叫我们“游画家”,我们很乐意。有幸我们还坐船去一水之隔的河东岸山西地界,这里是渡口,河水还算平稳,但行到河中,还是能感到黄河浪的汹涌,忽高忽低,梢工们齐心协力,随口喊几声号子才能划过急流,我们深深的感动了,赶急拍照。那时很忙,船又不平,无法动笔。那是我们还是以写生、速写为主,重要时才拍些照片,一边画,更重要的是体会黄河精神,黄河边的人物风情。找绘画所需要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各类典型的人物形象,从动态到面部入微的每个细节,哪怕一时不用,但长期以往还是用得着的那些都收集起来以备用之。画时还一边走访长者,或知情者,了解他们对黄河的情感、言行、举动、行为,如祭黄河、尊黄河、爱黄河、护黄河。我们在理解中给自己的身心中加注营养,使经历丰富起来,搞创作就自由了,能深入进去。



  一天,老稍工深情地给我们讲他对黄河的依恋之情;对她我是离不开的,出几天门,大老远从山头上远远看见一线河面,就浑身心动了,可亲可亲里,心里不由得在喊,哎呀呀,我又见上你的面了!我回来了,到你跟前啦!跑到河边痛痛快快地喝上一气黄河水,然后蒙上眼坐在河边享受一阵子才甘心了。一天早上我们起得很早,天刚蒙蒙亮,东方才现一线鱼肚白。我们是有意安排要看黄河的黎明。一出门,两人都震了,眼前的河壁,一列成阵,河壁似铁,比李可染先生笔下的山还要浓的多,更仓更劲更雄健,尽管我们重点是画人物,但还是迅速展纸倒墨各写生一张长卷,以作感怀。

  局部

  离开贺家畔往北行走15里路,就到安家畔,,在那里是二反了。我们有意乘晚风到村前三里远河边古寨则遗址上去体会一下黄河之夜的神秘。古寨本身就有很多画头,白天去画了不少,脚下就是黄河,可以听到河水声,当年,这古寨为当土匪,藏人藏粮而建,里面有石房石灶,转道和瞭望孔、其中一定还有很多很多传奇故事,晚上就是来心领神会黄河意境。两人带着手电筒,直到高头,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静静地、静心的感受和听水听涛,神心兼往,解读黄河,感受黄河的远古、近代和此时的意境,更感悟这黄河神秘的碑记性的传说和文明进化的缘音,如梦、如醉、似醒似睡......忘了时空,不知多会才回到等急了的老乡家。

  局部

  因我们给一个老乡的父亲拍了一张像,说好给人家作纪念,老乡一定要给点红枣,叫路上做干粮吃,于是我们背着重情重义的老乡给我们的干粮又上路了。走到黄河的一个大转弯河谷底,脚下二尺远就是汹涌的黄河水,没有浪花,但那种深重的力量和河气,深深的袭人,从绘画的角度看,那浪上浪下一组组长长的水线美极了,我们看的不想离去了。

  局部

  于是坐在一处岸边的石岩下,先是速写,但画不出那种神劲和精神,干脆就坐下来看、感受和体会:黄河在这里确是深不可测,似不见首尾的黄龙在滚动、翻腾、汹涌,是一种生命躍动,内含着一种无法无天,不可抗争的力量,他无时无刻的在震撼着中华大地,辐射、生发给无数子孙以深情、力量;浪卷着泥浆在上下翻滚,忽高忽低,似乎被压抑着,但有股神力在不断运动,有股神力在藏首卷尾的涌动,一直不断地汹向我们的心神之中,给我们的精神添能充源......有是忘了时间,从中午直到太阳西斜,浪上的反光射亮着我们发呆的脸时,才感到时间不早了,再不走今晚就要在这河谷过夜,又感到有些饿了,全忠拿出几块糖,我记起了老乡给的红枣,两人吃了一阵,喝点水,攀岩沿着羊肠小道,走在半山中,在夕阳中,我们还欣赏到如画似笔,线条长长的黄河水,和陈雄的大河壁,好一幅山水:《黄河谣》。

  局部

 

作者: 来源:搜狐